2021-03-16 20:51:26 來源:菜鳥集運香港 責任編輯:張威威
核心提示:説起布蘭妮,其他那些女子還好嗎?莫妮卡·萊温斯基、帕麗斯·希爾頓、林賽·羅韓、惠特妮·休斯頓……現在是一個重新評價的時代。

菜鳥集運香港3月16日報道 美國《紐約時報》網站3月8日刊發題為《談談布蘭妮……其他女性又怎麼樣了呢?》的文章,作者系傑茜卡·貝內特,文章認為應重新審視一些被報道批評過的年輕女孩,文章稱,經歷過八卦小報時代的一些娛樂記者正在通過一種批評視角回顧他們的報道,有些人在表達遺憾,甚至發佈了道歉。全文摘編如下:

2007年,布蘭妮·斯皮爾斯、林賽·羅韓和帕麗斯·希爾頓顯然在家長中助推了一場關於孩子和“價值觀”的爭論,《新聞週刊》由此刊登了一篇題為《狂野女孩效應》的封面報道。

文章描繪的是有關這些女性的人盡皆知的形象和故事——她們的尋歡作樂、康復治療、她們穿什麼或不穿什麼——以及她們如何影響年輕粉絲。

文章稱,根據一項民調,77%的美國人認為這些女性“對女孩的影響太大”——但這些女性不就是些年輕女人嗎?然後一路都是男性視角,包括塑造她們的娛樂高管、拍攝她們的狗仔隊以及把她們放上雜誌封面的編輯。

十多年後,我們再次談論這些女性——這次是透過現代視角。多年來,粉絲為讓布蘭妮擺脱其父的監管而戰,現在又有了一部關於這個問題的頗受歡迎的新紀錄片,布蘭妮·斯皮爾斯的興衰起落(以及再度升起?)正受到新的審視。

同時,還有一連串上世紀90年代的女明星也在——或許應該——受到重新審視。羅韓現在已經脱離聚光燈,住在迪拜,她説,在那裏,她第一次覺得她的人生平安無虞。希爾頓在2020年的一部紀錄片中詳細講述了她在十幾歲時遭受過的情感和身體虐待。在2004年超級碗“露乳事件”後,珍妮·傑克遜被列入黑名單,而當時撕下珍妮胸罩的男子賈斯汀·汀布萊克卻聲名日盛。

歌手、主演情景喜劇《莫莎》的明星布蘭迪·諾伍德曾説,她在婚姻方面弄虛作假是因為她擔心未婚媽媽的身份會威脅到她的事業。安娜·妮科爾·史密斯,一個麻煩重重的女演員和模特,在她活着的時候被稱為“白色垃圾”,在她去世的訃告中則被説成“過分性感”。還有惠特妮·休斯頓,她的婚姻問題和她同毒癮的鬥爭在21世紀初的布拉沃真人秀節目中向全世界播出。

《氣氛》雜誌前總編、播客《黑人女孩歌集》的主持人丹尼爾·史密斯説:“我曾在電視上看到布蘭妮,當她剃掉頭髮時,我記得當時在想:‘為什麼每個人表現得好像她沒問題一樣?人們怎麼會覺得這很好笑?這怎麼會是一種娛樂?’”

她説:“我對惠特妮也有同感。人們看到她精神崩潰時那麼幸災樂禍,這令人震驚。”

一些女性本人已經重新講述她們的故事。傑茜卡·辛普森在2020年出版了一本回憶錄,講述她在聚光燈下那個時期的故事,包括她與酗酒的鬥爭。克里斯蒂娜·阿吉萊拉2018年在《時尚》月刊的一篇報道中描述了被拿來與布蘭妮作對比的感受——“布蘭妮是好女孩,而我是壞女孩”。

莫妮卡·萊温斯基也許是這個時代第一個重述自己故事的女性。作為21歲的實習生,她因與克林頓的戀情而在媒體上受到嚴厲批評。此後,她在社會心理學領域獲得了一個碩士學位。2014年,她小心翼翼地再次出現在公眾視線中,發表了一篇文章和TED演講,討論被公之於眾的恥辱。現在,她正在製作一部關於這個主題的紀錄片,並探討這種恥辱是如何滲透到社會中去的。

萊温斯基在電話中説:“我們往往會忘記集體經歷。我們把這種尖刻的批評和對女性的嫌忌指向一名女性,但它實際上對所有女性都會產生影響。無論我們是不是批評的對象,我們都會遭到附帶損害。”

如今,這種觀點得到了更廣泛的認可。虐待和歧視現在通常被視為系統性問題,那些忍受虐待和歧視的人則被給予更多信賴和同情。當代藝術家會坦率地談論心理健康。他們尋求幫助的做法往往得到讚賞,而不是嘲笑。社交媒體則已經讓明星收回了一些控制權。

現在,經歷過八卦小報時代的一些娛樂記者正在通過一種批評視角回顧他們的報道。有些人在表達遺憾,甚至發佈了道歉。

Lohan

林賽·羅韓

Whitney Houston

惠特妮·休斯頓

Britney Spears

布蘭妮·斯皮爾斯

Lewinsky

莫妮卡·萊温斯基

Paris Hilton

帕麗斯·希爾頓

凡註明“來源:菜鳥集運香港”的所有作品,未經本網授權,不得轉載、摘編或以其他方式使用。